裂谷熱

來自醫學百科
跳轉至: 導航搜索
裂谷熱(Rift Valley Fever)是一種病毒性人畜共患病,主要影響的是動物,但也能傳染人。傳染可導致人畜患染嚴重疾病。該疾病因裂谷熱感染的牲畜死亡和流產,也會造成重大經濟損失。
Bkgye.jpg

裂谷熱病毒(Rift Valley Fever Virus, RVFV)是沙蠅病毒屬的一個成員,即布尼亞病毒科五種病毒之一。該病毒最早于1931年確定,當時正在對肯尼亞里夫特山谷一農莊羊群中的一種流行病進行調查。自那時以來,已報道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北非有過疫情暴發。在1997-1998年間,在肯尼亞、索馬里和坦桑尼亞發生過一次較大的疫情,2000年9月,在沙特和也門亦有裂谷熱病例得到證實,標志著在非洲大陸以外的地區首次報道發生此種疾病,人們也日益擔心該疾病有可能傳播到亞洲和歐洲的其他地區。  

目錄

傳播給人類

絕大多數人間感染是與受感染動物的血液或器官直接或間接接觸所造成的。病毒可通過在宰殺、幫助接生、獸醫程序操作或處理畜體或胚胎期間處理動物組織而傳染給人。因此,某些職業群體,如牧民、農民、屠宰工人和獸醫,感染風險較高。病毒通過接種傳染給人,例如,通過被感染的刀創傷口或與皮膚裂口接觸,或者通過宰殺受感染動物期間吸入浮質。浮質傳播模式也導致實驗室工作人員發生感染。有證據顯示,人若攝入未經高溫消毒或未煮過的被感染的動物的奶,也可能感染裂谷熱。受感染蚊子叮咬也會導致人間感染,通常是伊蚊叮咬。嗜血(食血)蒼蠅也有可能傳播裂谷熱病毒。迄今尚無文件證明有裂谷熱在人間傳播的病例,在采取了標準感染控制預防措施后,也未見有關裂谷熱傳播給衛生保健人員的報道。沒有證據顯示在城市地區暴發裂谷熱。  

人體臨床特征

人體輕度感染裂谷熱癥狀

裂谷熱潛伏期(從感染到出現癥狀)為2至6天。受感染者要么無任何檢出癥狀,要么出現輕度的疾病反應,有發燒癥候,即突然感冒發燒、肌肉疼痛、關節疼痛和頭痛。一些患者出現脖子僵硬、畏光食欲減退嘔吐癥狀;這些人在發病初期可能會被誤診為腦膜炎患者。裂谷熱癥狀通常持續4至7天,此后通過抗體出現即可檢出免疫反應,血液中的病毒也隨之逐漸消失。

人體重度感染裂谷熱癥狀

盡管大多數人間病例病情相對較輕,但仍有少數患者出現相當嚴重的癥狀。通常會出現三種明顯綜合征中的一種或多種癥候:眼部(眼睛)疾病(0.5-2%的患者)、腦膜炎(不到1%)或出血熱(不到1%)。眼部反應:出現這種疾病反應時,與輕度疾病反應有聯系的通常癥狀伴有視網膜病變。通常是最初癥狀出現一至三周后眼睛就出現病變。患者往往自述視力模糊視力下降。疾患可能在10至12周內自愈,不產生任何長期的影響。不過,如果黃斑發生病變,50%的患者將會永久性失明。此種疾病患者僅僅因為眼部反應而死亡的情況并不常見。腦膜炎癥狀:此種疾病出現腦膜炎癥狀往往是在最初裂谷熱癥狀出現1至4周之后。臨床特點包括劇烈頭痛、失去記憶、出現幻覺、思維混亂、定向障礙眩暈驚厥嗜睡昏迷。隨后可能出現神經系統并發癥(> 60 天)。僅患此種病癥的患者,其剩余的神經功能缺損很常見,病情可能會很嚴重,但死亡率不高。出血熱癥狀:這種疾病癥狀在發病2至4天后出現,開始有嚴重肝損傷的跡象,比如黃疸。隨后則有出血征兆,如嘔血便血紫癜皮疹瘀斑皮膚出血所致)、鼻孔牙齦出血月經過多以及靜脈穿刺部位出血。此種疾病有出血熱癥狀的患者,其病例致死率很高,約為50%。死亡往往發生在出現癥狀3至6天后。裂谷熱患者若有出血性黃疸癥狀,10天后血液中仍可檢出病毒。

不同流行病的總的病例致死率差異很大,但總體來說,記載的這些致死率不到1%。大多數死亡是有出血性黃疸癥狀的患者。  

診斷

急性裂谷熱可采用不同方法進行診斷。諸如酶聯免疫分析一類的血液檢測(“ELISA”或“EIA”酶標法),可證實存在特異性IgM病毒抗體。采用各種不同方法,包括病毒傳播(在細胞培養或接種過的動物身上)、抗原檢測試驗和擴增核糖核酸基因組(RT-PCR),在發病早期階段或在尸體解剖組織中,均可檢出此種病毒。

實驗室可采用病毒分離、分子生物學技術及血清學試驗進行診斷。常采集發病4天內患者血清標本,用Vero、BHK-21和C6/36等敏感細胞進行病毒分離。血清學試驗常采用空斑減少中和試驗PRNT)、血凝抑制試驗酶聯免疫吸附試驗等方法檢測裂谷熱抗體,一般情況下,患者發病5天后出現IgM抗體,可持續2個月。  

病毒學特征

RVFV為RNA病毒,屬于布尼亞病毒科白蛉病毒屬。病毒直徑約90-110nm,球形,有包膜。RVFV可在Vero、BHK-21和C6/36等細胞中繁殖。RVFV對理化因素的抵抗力較強,能夠抵抗0.5%石炭酸6個月,56度 40min才可滅活,在-60度以下,病毒可存活多年。病毒對酸(pH3.0以下)、脂溶劑去污劑甲醛敏感。  

治療和疫苗

由于大多數裂谷熱人間病例病癥相對較輕且持續期短,這類患者不需要任何特定的治療。對于較為嚴重的病例,主要的治療方法是一般支持性療法。現已開發出一種用于人體的滅活疫苗。不過,此種疫苗沒有獲得許可證,因而尚未投放市場。作為實驗,它用于保護有接觸裂谷熱極大危險的獸醫和實驗室人員。目前正在對其他候選疫苗進行研究。  

裂谷熱病毒的動物宿主

裂谷熱能夠感染許多動物種類,導致包括牛、羊、駱駝和山羊在內的家養動物染患嚴重疾病。綿羊似乎較之牛或駱駝更易患病。在動物易染患此種嚴重病癥方面,年齡似乎也是一個重要因素:90%感染了裂谷熱的羔羊死亡,而成年綿羊的死亡率則可低到10%。感染的懷孕母羊流產率幾乎為100%。動物中暴發裂谷熱,常常就是成批牲畜出現原因不明的流產,并可能表明流行病的開始。  

裂谷熱媒介

一些不同種類的蚊子可起到傳播裂谷熱病毒媒介的作用。各地區的顯性媒介物種有所不同,不同物種在維持病毒生存及傳播病毒方面可起到不同的作用。裂谷熱在動物中的傳播主要是通過感染蚊子尤其是白紋物種的叮咬所致,蚊子可通過以受感染動物為食而染上病毒。母蚊子也能通過卵子將病毒直接傳播給她的后代,從而孵化出新一代的受感染蚊子。這說明了流行性疫源地裂谷熱病毒之所以持續的原因,它也使病毒具有一種可持續存在的機制,因為這些蚊子的卵子在干旱條件下可存活數年。在大雨期間,幼蟲棲息地通常會被水淹沒,從而有利于卵子孵出,蚊子種群會迅速繁殖,將病毒傳播給其吸食過的動物。家畜流行病和相關的人類流行病也有可能傳播到之前未受影響的地區。感染動物將病毒帶入有媒介存在的地區時,就會造成疾病的傳播,此種傳播尤其令人感到關切。如果未感染的白紋伊蚊和其他物種蚊子吸食受感染動物,通過將病毒傳播給其后來吸食過的其他動物,一次小的疫情暴發就可能迅速擴大范圍。  

預防和控制

控制裂谷熱在動物中的傳播

通過實施一項持續動物疫苗接種方案,裂谷熱在動物中的暴發可以得到控制。現已開發出用于獸醫的改性活減毒病毒和病毒滅活疫苗。提供長期免疫只需要一劑活疫苗,但目前所使用的疫苗如果用于懷孕動物,則可能造成自然流產。滅活病毒疫苗沒有此種副作用,要提供保護則需要多劑量,但在流行地區這可能證明是難以解決的。要防止發生家畜流行病,必須在暴發之前進行動物免疫。一旦暴發出現,就不應當進行動物疫苗接種,因為這極有可能加劇疫情暴發。在進行大規模動物疫苗接種活動時,動物衛生工作者可能因不經意間使用多劑量小瓶和重復使用針管和耳咽管而造成病毒傳播。如果放養的動物已經感染并在病毒感染期(雖然還未沒有明顯的發病跡象),病毒就會在動物群中傳播,暴發的規模將會擴大。限制或禁止牲畜移動,對于減緩病毒從感染區向未感染區傳播的速度可能是有效的。由于裂谷熱在動物中的暴發先于人間病例的出現,建立一個活躍的動物衛生監測系統就十分重要,它可為獸醫和人類公共衛生當局提供早期預警。  

公共衛生教育和減少風險

在裂谷熱暴發期間,已確定與動物尤其是與其體液密切接觸,無論是直接接觸還是通過浮質傳播,是感染裂谷熱病毒最重要的危險因素。在沒有特定的治療方法和有效的人類疫苗的情況下,提高對感染裂谷熱的危險因素的認識以及個人可用以防止蚊蟲叮咬的保護措施,是減少人類感染和死亡的唯一途徑。有關減少風險的公共衛生訊息應當側重于:減少因不安全畜牧業和宰殺做法而造成從動物到人的傳播風險。應當穿戴手套和其他適當的保護服,并在宰殺動物時謹慎處理生病動物或其組織。減少因不安全消費新鮮血液、鮮奶或動物組織而造成的從動物到人的傳播風險。在家畜流行病地區,所有動物產品(血液、肉和奶)在食用之前均應徹底加工。通過采用浸漬蚊帳、個人驅蚊劑(如果有的話)、穿淺顏色衣服(長袖衫和長褲)以及在媒介物種叮咬高峰期間避免戶外活動,強調對個人和社區的保護,以免被蚊子叮咬。  

衛生保健設施中的感染控制

雖然尚未證明存在裂谷熱人間傳播,但從理論上講,病毒仍有可能通過與受感染血液或組織從受感染患者傳播給衛生保健工作者。照料疑似或確診的裂谷熱患者的衛生保健工作者,在處理從患者身上提取的標本時應當執行《標準預防措施》。《標準預防措施》界定了確保基本水準的感染控制所需采取的工作方法。建議在護理和治療所有患者時執行《標準預防措施》,無論其是否被視為或確診為受到感染。預防措施包括血液(包括干血)、其他所有體液、分泌物和排泄物(包括汗液)的處理,不管其是否含有可見血,以及與非完整的皮膚和粘液膜的接觸。在網上可查閱世衛組織衛生保健標準預防措施備忘錄。如上所述,實驗室工作人員也有風險。對于從疑似裂谷熱人間病例和動物病例身上提取的用于診斷的樣本,應當由受過訓練的工作人員進行處理,并在裝備適當的實驗室加工處理。  

媒介控制

控制裂谷熱傳播的其他辦法包括媒介控制和防護蚊蟲叮咬。如果蚊子滋生地點可以明確確定并且范圍和程度有限,就地采取殺幼蟲措施就是十分有效的媒介控制形式。不過,在洪水泛濫期間,滋生地點的數量和程度往往過高,采取殺幼蟲措施不大可行。  

裂谷熱預測和氣候模型

預測能夠預知常常與暴發風險增加有關聯的氣候條件,并且可以改善疾病控制。在非洲,沙特阿拉伯和也門的裂谷熱與高于平均水平的降雨期有密切關聯。植被對降雨量增加的反應,通過遙感衛星圖像很容易量度和監測。另外,東部非洲的裂谷熱暴發與厄爾尼諾/南方濤動(ENSO)現象暖期期間出現的強降雨有緊密聯系。

這些結論使人們能夠使用衛星圖像和天氣/氣候預報數據來成功地發展裂谷熱預測模型和早期預警系統。比如早期預警系統,可用于發現暴發初期階段的動物病例,使當局能夠實施有關措施來避免即將發生的流行病。

在新的《國際衛生條例(2005)》框架下,裂谷熱暴發的預測和早期發現,以及對擴散到新的地區危險性的綜合評價,對于實施有效和及時的控制措施來說,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模板:Ambox/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