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聚

來自醫學百科
跳轉至: 導航搜索

積聚(abdominal mass),臨床以腹內結塊,或痛或脹為主要特征的病證。積證和聚證的合稱。積證觸之有形,固定不移,痛有定處,病在血分,多為臟病;聚證觸之無形,聚散無常,痛無定處,病在氣分,多為腑病。積聚的發生主要與肝、脾兩臟有關,多因正氣虛虧,臟腑失和,氣滯血瘀痰濁蘊結腹內所致。由于積證和聚證病因相同,病機相關,故常以二者并稱。中醫文獻中的癥癖塊痞塊以及伏梁痞氣肥氣息賁奔豚(賁豚奔豚氣)等疾病均屬積聚范疇。聚證預后一般較好,而積證的預后較差。

積聚名稱首見于《靈樞.五變》。《難經》對積、聚作了明確區分:“積者,五臟所生;聚者,六腑所成也”。《諸病源候論》認為積聚主要由正虛感邪所致,并指出積聚之成,一般都有漸積成病的過程。《濟生方》強調積聚發病與七情攸關,運用香棱丸大七氣湯等方,一直沿用至今。《衛生寶鑒》已把三棱莪術作為治療積聚的重要藥物。《景岳全書》說:“治積之要,在知攻補之宜,而攻補之宜,當于孰緩孰急中辨之。”對攻法和補法在積聚治療中的運用,作了較好的概括。

積聚作為癥狀可見于西醫的腹腔腫瘤肝脾腫大以及增生腸結核胃腸功能紊亂不完全性腸梗阻等疾病。

目錄

病因病機

積和聚的病因相同,病機相關,而證候有別。積、聚的發生,多因情志郁結,飲食所傷,寒邪外襲以及病后體虛,或由他病轉歸。例如黃疸瘧疾等經久不愈,以致肝脾受損,臟腑失和,氣機阻滯,瘀血內停,或兼痰濕凝滯,而成積聚。其病機主要是氣滯而致血瘀內結。至于濕熱風寒、痰濁,均是促成氣滯血瘀的間接因素。積證以瘀血凝滯為主,聚證以氣機阻滯為主,但氣滯日久,可致血瘀而成有形之積,有形之血瘀,也必阻滯氣機,故積和聚在病機上既有區別,又有一定聯系。積聚一般初病屬實,久則多虛實夾雜,后期均可導致正虛邪實

辨治

積聚的辨證,首先應區別積和聚的不同。積證具有積塊明顯,固定不移,痛有定處的特點,其病程較長,病情深重,治療也難;聚證則無明顯積塊,腹中脹氣,時聚時散,痛無定處,病程較短,病情較輕,治療較易。其次辨積證初、中、末期虛實的不同。積證病程較長,病程階段不同,虛實也不同。初期正氣未至大虛,邪氣雖實而不甚,積塊較小,質地亦軟;中期正氣漸衰而邪氣漸甚,積塊增大,質地較硬,形體消瘦,體質衰弱;末期正氣大虛而邪氣實甚,積塊較大,質地堅硬,消瘦明顯,機體虛衰。

臨床所見積聚之證,常是先因氣滯成聚,日久則血瘀成積。

聚證病在氣分,以疏肝理氣為主,重在調氣;積證病在血分,以活血化瘀軟堅散結為主,重在活血。并要區分積證不同階段,掌握攻補分寸。

積證

積證可分為氣滯血阻、瘀血內結、正虛瘀結3種:①氣滯血阻。證見積塊軟而不堅,固著不移,脹痛并見,舌苔薄脈弦,屬積證初期。治宜理氣活血、通絡消積,方用金鈴子散合失笑散。②瘀血內結。證見腹部積塊明顯,硬痛不移,面黯消瘦,納減乏力,時有寒熱,女子或見月事不下,舌質紫或見瘀點,苔薄邊暗,脈細澀,屬積證中期。治宜祛瘀軟堅、兼調脾胃,方用膈下逐瘀湯,并可加入川楝子、三棱、莪術等增強祛瘀軟堅之力。③正虛瘀結。證見積塊堅硬,疼痛逐漸加劇,面色萎黃或黧黑,消瘦脫形,飲食大減,舌質淡紫,舌光無苔脈細數或弦細,屬積證末期。治宜大補氣血、活血化瘀,方用八珍湯化積丸

積證不論初起或久積,均可配合外治法,一般采用阿魏膏或水紅花膏協助消結散瘀

聚證

聚證可分為肝氣郁滯、食滯痰阻兩種:①肝氣郁滯。證見腹中氣聚,攻竄脹痛,時聚時散,脅之間時或不適,苔薄,脈弦。治宜疏肝解郁行氣消聚,方用逍遙散。②食滯痰阻。證見腹脹或痛,便秘納呆,時有如條狀物聚在腹部,重按則脹痛更甚,舌苔膩,脈弦滑。治宜導滯通便、理氣化痰,方用六磨湯,酌加雞內金山楂建曲萊菔子等增強健胃消食的作用。聚證多見實證,但反復發作,損傷脾氣,可常服香砂六君子湯健脾和中,扶助正氣。聚證治療得當,預后一般較好;但積證在捫及腹中積塊之前,已經過了一段病程,當發展成積時,治療大多比較困難。積證發病過程中,若失治、誤治,常可轉變為黃疸,或見吐血便血,或轉為鼓脹,均為病情重篤,預后不良之象。

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