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咳

來自醫學百科
跳轉至: 導航搜索

百日咳(pertussis,whooping cough)是由百日咳桿菌引起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俗稱雞咳鸕鶿咳。臨床表現以陣發性痙攣性咳嗽,咳嗽終末伴有雞鳴樣吸氣性吼聲和外周血淋巴細胞增多為特征。由于病程可長達2—3個月,故名“百日咳”。嬰兒和重癥患者易并發肺炎腦病等。隨著百日咳疫苗的普及預防接種等措施,其發病率明顯下降,但至今尚未在全球控制。及早應用抗生素治療,一般預后良好。

百日咳

目錄

流行病學

該病遍及世界各地,一般呈散發狀,在兒童集體機構中可發生流行。全年均可發病,以冬春季節為多,可延至春末夏初,甚至高峰在6、7、8三個月份。病人及無癥狀帶菌者傳染源,從潛伏期到第6周都有傳染性,通過飛沫傳播。人群對本病普遍易感,約2/3的病例是7歲以下小兒,尤以5歲以下者多。因嬰幼兒從母體得到的特異性抗體極少,最為易感。一般病后可持久免疫。  

臨床表現

百日咳桿菌從易感者呼吸道侵入,約經1~3周的潛伏期(一般7~10天)后出現癥狀,病程分3期,但無明顯界限。  

卡他炎癥

病初與一般上感咳嗽相似,患兒可伴有輕微發熱打噴嚏流涕等上感癥狀,此時病菌在氣管支氣管粘膜上生長繁殖,刺激呼吸道粘膜,引起呼吸道粘膜炎癥3天左右后癥狀減輕,唯咳嗽加重,漸漸轉變成陣發性痙攣性咳嗽一般,為1~2周。  

痙咳期

陣發性痙攣性咳嗽是本期特點。痙咳發生時,先是頻繁短促的咳嗽十多聲以至數十聲,患者處于呼氣狀態,隨之是一次深長吸氣,但此時喉部仍是痙攣狀態,氣流通過緊張狹窄的聲門發出一種高調的吼聲,如雞鳴或犬吠樣。如此反復上述咳嗽過程,直至把呼吸道積聚的粘痰咳出為止。由于劇咳,可致嘔吐、大小便失禁、面紅耳赤、口唇發紺、張口伸舌。劇咳可致上腔靜脈回流受阻,出現顏面、眼瞼浮腫,重者鼻粘膜眼結膜出血咯血,甚至顱內出血。痙咳發作無先兆,任何刺激都可誘發。若無繼發感染,一般體溫正常,肺部無陽性體征,或有患百日咳的兒童不固定的啰音 。新生兒及6個月以內嬰兒多無痙咳及特殊吼聲,而是陣發屏氣、紫紺,易驚厥、窒息而死亡。成人患者多數有典型癥狀,但也可能僅有幾周干咳,大多仍堅持工作,并作為傳染源,對此應予重視。痙咳期長短與治療的遲早、病情輕重有關,短者數天,長者可達2月,一般為2~6周。  

恢復期

隨著陣發性痙咳逐漸減少或消失,氣管、支氣管粘膜上的病菌被排除與消滅,疾病進入恢復健康的階段,此期約歷經2~3周。  

并發癥

1.支氣管肺炎:為最常見的并發癥,多為繼發感染所致,可發生在病程中任何時期,但以痙咳期多見。發生支氣管肺炎時,陣發性痙咳可暫時消失,而體溫突然升高,呼吸淺而快,口唇發紺,肺部出現啰音,外周血白細胞升高,以中性粒細胞升高為主,X線胸片檢查可見肺炎病變。

2.肺不張:是由支氣管或細支氣管被黏稠分泌物部分堵塞,多見于肺中葉和下葉,可能與中葉分泌物引流不暢有關。

3.肺氣腫:及皮下氣腫是由于痙咳及分泌物阻塞,可導致肺氣腫,當肺泡高壓,肺泡破裂可引起肺間質氣腫,通過氣管筋膜下產生頸部皮下氣腫,通過肺門可引起縱隔氣腫,通過胸膜臟層可產生氣胸。       

診斷

根據接觸史及癥狀可作出臨床診斷,而病原學診斷有待于及時作痰細菌培養。此外,特異性血清學檢查雙份血清凝集試驗及補體結合試驗,若抗體效價遞升也有助于確診。

(一)血象:白細胞計數淋巴細胞分類自發病第一周末開始升高,痙攣期增高最為明顯,白細胞總數可達20~40×109/L或更高,由于淋巴細胞促進因子的作用,淋巴細胞分類一般為60~95%。

(二)細菌學檢查

  • 咳喋法 用B—G(Bordet--Gegou)培養基平碟,置患者口部前5~10cm,連咳數聲后,孵育3~4日。第一周陽性率可達59~98%,痙咳期常低于50%,第四周以后僅為2%。
  • 鼻咽試培養法。在陣咳后,用金屬試子從鼻咽后壁取粘液培養,陽性率優于咳碟法。

(三)血清學檢查

  • 補體結合試驗、凝集試驗等主要用于回顧性診斷。
  • 酶聯免疫吸附試驗。可測定本病特異性IgM抗體,對早期診斷有幫助。

(四)熒光抗體檢查:用鼻咽分泌物涂片,加熒光標記抗血清熒光顯微鏡下檢查。早期患者75~80%陽性。但有假陽性。  

治療

除一般支持療法外,要注意保持環境安靜、空氣新鮮,以減少痙咳發生的誘因;對嬰幼兒要注意吸痰,以防窒息;及早應用抗生素治療,一般可采用紅霉素氯霉素、氨基芐青霉素卡那霉素以及復方磺胺甲基異惡唑復方新諾明);重癥患者應短期應用皮質激素;若有并發癥,應作相應處理。

(一)一般和對癥治療:按呼吸道隔離。保持空氣清新,注意營養及良好護理。避免刺激、哭泣而誘發痙咳。嬰幼兒痙咳時可采取頭低位,輕拍背。咳嗽較重者睡前可用冬眠靈或非那根頓服,有利睡眠,減少陣咳。也可用鹽酸普魯卡因3~5mg/kg/次,加入葡萄糖30~50ml中靜滴,1~2次/日,連用3~5天,有解痙作用。維生素K1也可減輕痙咳。患兒發生窒息時應及時做人工呼吸、吸痰和給氧。重者可適當加用鎮靜劑苯巴比妥安定等。痰稠者可給予祛痰劑或霧化吸入。重癥嬰兒可給予腎上腺皮質激素以減輕炎癥。

(二)抗生素治療:卡他期4天內應用抗生素可減短咳嗽時間或阻斷痙咳的發生。4天后或痙咳期應用可縮短排菌期,預防繼發感染,但不能縮短病程。首選紅霉素30~50mg/kg/日,連用7~10天,也可用氯霉素(劑量同上),或復方新諾明氨芐青霉素等。

(三)中醫藥治療:治療多采用潤肺止咳之法,用蜜炙百部9克、蜜炙款冬花6克、蜜炙紫菀12克、苦杏仁5克、龍利葉7.5克、法半夏5克水煎服,一日服,按臨床癥狀需要肺熱甚加雪梨干9克、青天葵7.5克、竹茹5克,咳痰不順加栝樓仁6克、蛤殼6克(先煎),痰多清稀(尤以晚上至早晨)加陳皮6克、茯苓9克、白術6克上藥順癥加減。膽汁類制劑對百日咳桿菌有顯著的抑制作用。同時還有一定的鎮靜作用。可采用雞膽汁加白糖蒸服。半歲以內每日/3個,半歲至1歲每日/2個,1至3歲每日1個,直至痊愈。亦可用豬膽等代替。

聲明:能為您提供健康服務,我們感到非常榮幸。但這些內容僅供參考,一切診斷與治療請遵從就診醫生的指導。  

預防

應及時發現和隔離病人,一般起病后隔離40天,或痙咳開始后30天;患者的痰、口鼻分泌物要進行消毒處理;要保護易感者,進行預防接種,注射白喉類毒素百日咳菌苗破傷風類毒素三聯疫苗已列入常規預防接種計劃之中;對于嬰幼兒及體弱的接觸者,可給予百日咳多價免疫球蛋白被動免疫,還可用紅霉素作藥物預防。 

主動免疫

生育年齡婦女血清中保護性抗體效價一般都不高,因此多數新生兒都未能獲得被動免疫保護,故應盡早安排主動免疫。現在主張出生后2個月開始接種3次百日咳疫苗,每次間隔時間8周。第3劑后6-12月(大約15-18月齡時),再給第4劑,入托兒所前再予強化劑。6歲以上,百日咳疫苗現不做常規處置提出,但隨著疫苗性能的改善,加之某些成年人患病時病情嚴重,可能需要對此再做考慮。

全細胞百日咳疫苗含有滅活百日咳桿菌以及明礬沉淀白喉和破傷風類毒素的懸液(DTP)(百白破)。免疫接種不能提供終生保護。接種者4年內接觸約80%可以獲得保護,而未免疫對照組類似接觸時,80%-90%將患百日咳。百日咳疫苗的預防功效,在英國1977-1979年和1982年的流行中,得到確切證明,這是疫苗接種率將至極低水平3-5年后發生的,結果上報的百日咳達170000例以上,包括42例死亡,主要為5歲以下的幼兒。日本和瑞典也有過因為疫苗接種減少而發生類似爆發流行性事件。

注射全細胞百日咳疫苗后,常發生注射處疼痛發熱、高度激惹等反應。注射后急性腦病的發生率不詳,但肯定是很少的,應用百白破疫苗是否會使患兒發生慢性神經系統功能失常的總風險增加,也在也尚未清楚。但有一點是很明顯的,及百日咳免疫的神經系統并發癥發生率,遠遠低于百日咳對幼兒的危害性。

生成縮略圖出錯:文件可能丟失:
免疫接種表

保健

百日咳是一種常見的兒童傳染病,1~6歲患病的較多,只要不發生并發癥,一般都能自行痊愈,而且有較持久的免疫力。人在一生中得二次百日咳的極少見。孩子得百日咳后,除應及時治療外,還應禁忌以下幾點:

一、忌關門閉戶,空氣不暢。有的家長見孩子咳嗽,怕孩子著涼,把門戶關得嚴嚴的。其實這樣并不好。百日咳的孩子由于頻繁劇烈的咳嗽,肺部過度換氣,易造成氧氣不足,一氧化碳潴留,應有較多的氧氣補充,讓孩子多在戶外活動,在室內也盡量保持空氣新鮮流通,對孩子有益無害。

二、忌煙塵刺激:家中如有吸煙的人,在孩子病期最好不要吸煙,或到戶外去吸煙。此外,生爐子、炒菜等,一定要設法到室外進行。

三、忌臥床不動:有的家長以為活動會加重孩子咳嗽,這是一種誤解。百日咳的咳嗽是陣發性的,讓孩子在空氣新鮮的地方適當做些活動和游戲往往會減輕咳嗽。

四、忌飲食過飽:過飽會加重胃腸功能的負擔,心臟要輸出過多的血液維持胃腸功能的需要,勢必造成呼吸系統供血供氧不足,不利于身體的康復。目前國外盛行一種“羊吃草”的方法,很適合百日咳的患兒。此即我們常說的少吃多餐,易消化,富營養,以利吸收,增加抗病能力。故不能一次吃得過飽。

五、忌和別種病兒接觸,以免感染,引起別的并發癥,因此時抵抗力、免疫力都比較低下。

六、忌疲勞過度:百日咳病期長,對孩子的身體消耗很大,所以既不可不讓孩子活動,又不可放縱不管,要有足夠的營養及休息,所以活動必須適度。

中醫對百日咳的認識

百日咳,病名。又名頓咳頓嗆、時行頓嗆、雞咳、鷺鷥咳、嗆咳、疫咳、天哮嗆、天哮、迫咳。是一種流行于冬春之季的傳染病,以五歲以下嬰幼兒為多見。臨床以陣發性、痙攣咳嗽痙咳后伴有特殊的吸氣性回聲為特征。由時行疫毒犯肺,肺氣不宣氣郁化熱,釀液成痰,阻于氣道氣機上逆而成。久咳傷及肺絡,則可引起咯血。初起邪襲肺衛,治宜辛溫化痰順氣降逆,用射干麻黃湯。中期邪熱戀肺,宜清熱宣肺,用麻杏石甘湯,或瀉白散加減。日久肺脾氣虛,宜兼顧脾肺,用人參五味子湯。驗方如鷺鷥涎丸、雞苦膽等,均可選用。針灸:取定喘天突,配大椎豐隆

參看

參考文獻

  • 65例百日咳患兒免疫學指標分析.《天津醫藥》ISTICPKU -2012年10期
  • 從肺胃論治小兒百日咳.《現代中西醫結合雜志》ISTIC -2011年23期馬敏君 宗艷梅
  • 《西氏內科學》第22版

模板:Ambox/core模板:Ambox/core模板:Ambox/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