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癥

來自醫學百科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恐怖癥(neurosis(phobic)),是以恐怖癥狀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神經癥。患者對某些特定的對象產生強烈和不必要的恐懼,伴有回避行為。恐懼的對象可能是單一的或多種的,如動物、廣場、閉室、登高或社交活動等。患者明知其反應不合理,卻難以控制而反復出現。青年期與老年期發病者居多,女性更多見。國外報道一般人口中的患病率為77‰,我國各地調查患病率的平均值為2‰左右。 

恐怖癥的特點是:①癥狀性。過去不怕而現在怕;過去一直害怕但沒有現在這么強烈難受;冷靜時自認根本不值得害怕因而自認不正常;害怕時有強烈的植物性反應且因之而更加難受。②回避。沒有回避行為便不是病態。而回避愈甚,病情也愈重。③對工作、學習或日常生活有顯著妨礙。恐怖的對象多種多樣,可為某一特定事物或處境。并因恐怖而引起劇烈焦慮,乃至達到驚恐的程度。女性病例多于男性。多于10多歲后發病,但動物恐怖發病較早。發病與遺傳因素、既往的創傷性體驗有關。患者的性格多膽小、怕羞、內向、依賴性強。多急性發病,有發展為慢性的趨向,有嚴重性格問題者療效不滿意。 

目錄

誘發因素

恐怖癥的病因未明,但可能與下列因素有關:  

遺傳因素

Slater等報道患者的一級親屬中,20%的父母和10%的同胞患神經官能癥,認為遺傳因素可能與發病有關。也有人指出尚無證據表明遺傳在該病的發生中起重要作用。  

性格因素

患者在病前性格偏向于幼稚、膽小、含羞、依賴性強和內向。  

精神因素

在發病中常起著更為重要的作用。例如某人遇到車禍,就對乘車產生恐懼。可能是在焦慮的背景上恰巧出現了某一情境,或在某一情景中發生急性焦慮而對之發生恐懼,并固定下來成為恐怖對象。對特殊物體的恐怖可能與父母的教育、環境的影響及親身經歷(如被狗咬過而怕狗)等有關。心理動力學派認為恐怖是被壓抑的潛意識的焦慮的象征作用和取代作用的結果。條件反射和學習機理在該癥發生中的作用是較有說服力的解釋。  

癥狀

恐怖癥的中心癥狀是恐怖,并因恐怖引起劇烈焦慮甚至達到驚恐的程度。因恐怖對象的不同可分為以下幾種。  

社交恐怖癥。多見于青年人。特征是在一對一的社交處境下產生強烈的恐懼不安,在街上或公園與一群陌生人接近時并不恐怖。恐怖癥發作時伴有頭暈惡心、震顫等。嚴重者除家屬外,拒絕與任何人發生社會關系,完全把自己跟朋友孤立起來,不能工作。常見的形式是病人怕自己在社交時紅臉,害怕與別人的視線相遇,怕人家看出他表情不自然。嚴重者害怕看別人的眼睛。一見人就低頭或盯著地下。甚至完全不敢社交。病人為此而十分苦惱。

②動物恐怖癥。童年的患病率無性別差異,青春期以后女性顯著多于男性。照例只限于某一種動物,如貓、狗、鼠、昆蟲、蜘蛛等。由于所害怕的照例是常見的動物,回避行為便嚴重妨礙病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

③境遇恐怖癥。恐怖的對象為某種特殊境遇,如登高、過橋、閉室、黑暗、雷電等。患病率無性別差異,可以持續多年。癥狀恒定,只限于某一特殊對象,既不改變,也不泛化。不伴有一般性焦慮。

④復雜的恐怖癥。如廣場恐怖(在人多之處即感恐怖),恐怖的對象不只一種。典型的情形是病人害怕到各式各樣的公共場所去。常合并有其他內容的恐怖癥,也可有驚恐發作焦慮癥狀。有時還可合并有強迫癥狀或癔病樣發作。這種病人病前人格有明顯異常和不健全,如依賴性強,易焦慮不安等。女性多見。跟前述三種簡單的恐怖癥比起來,這種病人對治療的反應不良。 

診斷

一般診斷不困難。與強迫癥不同之處是:恐怖癥的對象是某種客體,而強迫性恐懼是害怕自己會喪失自制能力。偶而可見到兩種癥狀并存的病例。如果擔心害怕的內容是疾病,則需要在恐怖癥、疑病癥和強迫癥三者之間進行鑒別。恐怖癥病人與其說是害怕疾病,不如說是害怕有某些外在標志的病人或可能傳染疾病的實物。因而有異常的回避行為。疑病癥病人總擔心自己已經患了某種病,所以并沒有特征性的回避行為,并且疑慮的往往不限于某種疾病,而是對健康一般地過分注意和過分擔心。強迫觀念可以以疾病為內容,但病人有明知想法不對,而無法擺脫的主觀上受強迫的體驗,這是恐怖癥和疑病癥都沒有的特殊體驗。

治療

行為療法是目前治療恐怖癥最廣泛應用的方法。如果病人合作,能堅持,效果往往不錯。常用的方法有系統性脫敏暴露療法、條件性學習法等。最好是將其他心理治療與行為療法結合使用。不論采用什么方法,只要能使病人對自己的心理沖突有所領悟,能夠面對自己心理上的實際問題,恐怖癥就會減輕甚至很快消失。

藥物治療

控制緊張、焦慮或驚恐發作,可選用丙咪嗪150~250mg/d或阿普性侖1.2~2.4mg/d,社交恐怖者在進入公共場所前一小時口服心得安20mg,有良好的鎮靜作用。  

行為療法

行為療法對該癥有良好效果。以暴露療法為主,酌情選用或沖擊療法。  

心理治療

心理治療是治療該病的基本方法,常用者有:

(1)集體心理治療

(2)小組心理治療

(3)個別心理治療

(4)森田療法

心理治療由醫生向病人系統講解該病的醫學知識,使病人對該病有充分了解,從而能分析自己起病的原因,并尋求對策,消除疑病心理等,減輕焦慮和煩惱,打破惡性循環。并予講解治療方法,使患者主動配合,充分發揮治療作用。個別心理治療是在集體或小組治療的基礎上針對個別患者的具體情況進行心理輔導。森田療法,主張順應自然,是治療神經衰弱的有效方法之一。  

鑒別

恐怖癥易與以下幾個疾病相混淆:

焦慮癥:焦慮可無特殊的對象或對日常生活中可能發生某種意外的擔心,但無明顯的恐懼和回避行為。廣場恐怖癥可與驚恐發作同時存在;如果繼發于對驚恐發作的擔心,而不敢外出,則應診斷為驚恐發作伴發廣場恐怖癥。

強迫癥:強迫癥狀源于患者內心的某些思想或觀念,并非對外界事物的恐懼,常有強迫動作,而少有回避行為。

精神分裂癥:可有短暫的恐怖癥狀,但有其他精神癥狀同時存在,可資鑒別。

預防

預防恐怖癥要從童年做起。健康的行為模式的一個特點是:面對困難,及時就地解決困難,不回避、不拖延。在遭受精神上的打擊或挫折后,要讓孩子盡快再回到那個處境里去,因為這樣可以避免孩子對創傷性處境進行幻想性強化,把那個處境想象得比實際情形更加可怕。當然,重要的是同情地了解孩子的恐懼,而不是簡單地加以訓斥。在同情和了解的基礎上,支持和鼓勵孩子去面對考驗,逐漸克服不必要的過分恐懼,孩子也就日益勇敢起來。

恐懼并不完全是消極的,它跟肉體的痛覺一樣具有保護作用。在危險環境下恐懼促使我們脫離開危險,這顯然有利。過于魯莽,什么也不怕,并不是健全人格的指征。當然,過分和過多的恐懼是不好的。但是,每個人都有可能通過適當方式的鍛煉使恐懼控制在正常的范圍以內。這里,關鍵的一點是:不回避。實際上,心理治療和各種行為療法都是針對著回避的。

參看